近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再次曝光信托逾期事件,银行回复为“对经营无重大影响”。

最近,广州农村商业银行(1551.HK)因金融贷款合同纠纷对资信药业(002118.SZ)提起了两起诉讼,涉及本金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总金额2.87亿元。该案件起源于2019年。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两次通过信托向资信药业贷款。

对此,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答复说,“上述两项贷款最早于2018年发放。此后,第一笔贷款出现了不良贷款。该公司希望在获得第二笔和第三笔贷款之前收回贷款。另外,这两笔贷款都有地产抵押,估值超过5亿元,对运营影响不大。“

从近年来的业绩来看,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比例逐年上升。截至2021年6月末,企业贷款4027.26亿元,同期不良贷款余额96.47亿元,比三年前增长220.82%;不良贷款率为2.40%,比三年前提高1.27个百分点。

信托异地贷款

最近,资信药业披露的一份诉讼公告显示,该公司因金融贷款合同纠纷由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提起诉讼,涉及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本金总额为2.87亿元。

两笔借款可追溯至2019年。其中,2019年6月27日发生诉讼金额2亿元。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与长安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信托”)于2019年6月20日签订了长安宁紫心药业信托贷款单基金信托合同,信托金额2.89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作为贷款人,与资信药业签订合同,同意长安信托向资信药业提供2.89亿元贷款,贷款期限为2019年6月24日至2021年6月23日,年利率为9.5%。根据合同,资信制药需要在2020年偿还到期利息。然而,截至2020年9月,紫新制药未能按时偿还利息。长安信托给予资信药业一个优惠还款期和,并调整了部分还款期和贷款利率。

至2021年6月23日,资信药业仍未能按约定清偿全部债务。因此,长安信托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将长安信托的债权转让给资信药业给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但资信药业在2020年贷款到期后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偿还利息。2020年6月29日,国信拓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将国信拓对资信制药的债权转让给广州农村商业银行。

截至目前,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向资信制药发放的两笔贷款,如果包括未付利息、违约金和罚息,银行尚未从资信药业收回的资金总额约为4.03亿元。资信药业的公告表明其陷入了财务困境,总逾期债务近27亿元,不足800万元现金。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金融与财务系教授兼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称:农村商业银行通过信托方式异地发放贷款,不符合监管要求。无论是通过信托公司还是农村商业银行自身,农村商业银行都应坚持“以服务地方、县、社区为重点”的原则,过去两年不良贷款余额增加了220.82%。

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一直在为A股上市做准备。然而,它在2020年12月以“战略规划调整”为由撤回了A股发行申请。贷款的连续“踩雷”是否会影响其上市申请。

在这方面,杨长汉认为农村商业的“踩雷”将影响其股票发行和上市申请,农村商业银行不应因为追求信贷利润而放松合规要求和资产安全要求。贷款“踩雷”一方面反映出农村商业银行合规性有待加强,存在潜在合规风险。另一方面,它反映了农村商业银行贷款资产存在隐患、不符合规定、安全性不足的贷款很容易转化为不良贷款。

到2021年第三季度末,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总资产为1.11万亿元,比2021年6月末增加223.71亿元,增长2.05%;营业收入176.96亿元,比2021年6月末增加58.99亿元,增长50.01%;净利润33.06亿元,较2021年6月末减少3.54亿元,降幅9.67%。

2018-2020年,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28%、14.23%和12.56%,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3%、11.65%和10.7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0%、9.96%和9.20%。截至2021年9月底,本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7%、9.63%和8.04%。

此外,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逾期贷款193.6亿元,占贷款总额的3.04%。去年底,本行逾期贷款125.4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20%,增长54.36%。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广州农村商业银行3个月内逾期贷款69.43亿元,3个月以上1年逾期贷款77.22亿元,1年以上3年逾期贷款43.84亿元,3年以上逾期贷款3.12亿元,分别比上年末增长39.32%、37.74%、173.50%和-10.96%。

温馨提示:央行等多部委:大幅增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首贷、无还本续贷。贷款最新动态随时看,请关注。